大国小民

总有些话题,不敢想,因为每次想完,除了沉重还是沉重。且不论如何,这种沉重无法释怀,甚至几于无解。之前一直的生活哲学就是在不确定性中找确定性,让自己的未来发展努力实现最大化。

比如盱眙家里买房这件事,去调研了下盱眙的房价,现在怎么看都看不见有什么投资收益或者价值来支撑这样的一个决定。网上看了盱眙的房价,奇高无比,而且整个县城的经济发展几乎停顿,完全是被偏滞的江苏省小县城。三不管地带,跟整个江苏省规划南辕北辙,除了套牢损失,没有任何优势。这是从资金收益的角度看问题。

再者,从父母的角度看问题,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无论如何,故乡是再也回不去了,故乡的人也不在了。如何才能让父母安然养老,不再为生活奔走劳碌,且不要等老了还要跟着我们奔波,能够安然的呆在一个圈子里,安享晚年。这些沉重的话题,确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面对的。就像董大说的,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们可能最多还有十年,可能更少来真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也许等到了我们这里,晚年的孤独也是不得不存在的。再好的朋友也需要多走走,不然也会淡了。扯远了,其实从父母的角度,在家买房是一种刚需,尤其是随着之前村子里的人都一个个搬到了街上,搬到了县城里,这个村子里变得孤独和死寂时,这个才是真正需要搬离的原因。

但是搬离的成本就是父母的主动收入都没有了,维持生计的东西也没了,整天住在拥挤小区的楼道里,生活各方面都还要受周围人的影响。尤其是对我爸和爷爷来说,用老话就是花钱找罪受。哪些所谓的为了我们过年回去住的舒服,都是假象,而且想象下过年回去挤在拥挤的房间里,跟在北京没区别,那就太可怜了,不是吗。所以,就跟山水田园诗一样,那样的山水田园是士大夫官宦子弟的山水田园,不是田舍翁的山水田园。所以从现在来看,似乎最好的方式是,维持现状。

反向角度,再回到投资的角度,如果当你还清了欠款,开始逐步有积蓄时,你就得考虑怎么才能最大化你的投资收益,因为invest也是主动收益的重要一部分,且是最古老,有效的一部分。不管是资本的收益投资,还是固定资产的投资,不让你的资本睡觉,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投资方式的选择就显得很难了。以前在国内,觉得货币基金等各种方式收益率太低了,觉得美股收益率高,但是到了美国发现,美股其实也需要长线投资,因为很多公司都不熟悉,而且美国的股市是没有日上限的,而所谓的saving, checking账户都是几乎没有任何收益的。

在美国第一个圣诞节🎄的下午想这些问题。在2020年将要到来之际想些问题。

@lengerfull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