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越发的陷入了一种低效率的焦虑情绪中去,无法自拔。加之自己并非所谓的激进进取型选手,更多的时候是随波逐流。但也庆幸从最下面往上跃进的时候,有两次选对了。所以勉强从无产开始进入伪中产的阶层时,每天焦虑的却往往更多。因为一直惴惴不安的是,这种状态是非常不稳定的,极其容易滑落的。伪中产的焦虑,之前在无产时不懂,现在才渐渐的有比较深的体会。比如单一的劳动性收入,任何时候大环境有所改变,你就很可能进入失业的状态。但是这种陷阱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让人一直不安。

也许还是法华经的那句话,勇猛精进

@lengerfull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