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三月份看着美股的各种熔断大跌,以为是在见证历史,各种睡不着。其实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唯一失败的就是恐慌情绪真的左右了自己,导致虽然在半山腰低价(500多)的tesla已经买下了,但是还是在一次次跌了之后,又给卖了。于是亏了好多。然后等它的股价恢复到500多时,竟然也没有买。然后,就永远错过了。

然后到了7月份,再次见证神奇的A股终于再一次站上了3000点之后,小步跟投,看着大批大批的北上资金进入A股抄底,以为自己再一次见证了历史。于是再一次决定入市试试。不知后事如何。

然后就是最近有机会涉及到DDB的project,于是认真的看了下Ramnath的Tots,其实就是DAO层实现分表分库的东西(外表整的好像很高大上),而且是设计给Seals的OracleDB用的。里面提及的shard其实是针对每一个DB shard。而并非真正给如今的DDB用的。之前就纳闷,其实DDB本身肯定就能够封装了动态partition选择,为什么还要有个tots层。但是其technical specification的doc写的真是牛逼,也能看出其深入浅出的理解和表述。是在是佩服。

@lengerfull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