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酒醒日复日

这么多年回想了下,大概是从毕业工作了后渐渐习惯了每天吃饭喝点啤酒。期初并没有在意,就觉得这是一种调剂,有种过渡的缓和,让一顿饭变得委婉曲折有乐趣,而不至于草草结束。后来,有了家庭,有了琐事,和工作上的事,渐渐发现,酒这东西不仅是一顿饭的调剂,几乎成了一天沉闷的终结。期初觉得啤酒并不好喝,从最初的燕京,雪花,到青岛,大乌苏,喜力,百威,再到欧洲黑啤白啤,范佳乐,精酿,原浆。然后到西雅图酒吧里的各色brew原厂IPA,wheat,或者公司每周五happy Friday的各色啤酒,blue moon,corona。一路走来,一路喝来,渐渐发现,酒这种东西,口感是次之,重要的是喝酒的心情以及酒后想要的状态。再者,除了啤酒,过年回家白酒也不少喝。冬天过年回老家,基本就是喝白酒为主,倒不是五粮液茅台,都是些乡村本地的白酒,一般四十多度,每次第一口总是呛着,也喝不了几口,主要是吃菜。

如果碰上吃牛排,西餐,也自然要整些红酒搭配,主要是法国波尔多和美国加州而已。味道期初觉得有点酸涩,后来也不知是味觉退化了,还是适应了,越到后来发现渐渐的口感变得圆润好喝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好喝不止于此,而在于其过程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成了生活的调剂和润化,自然就是极好的。说到牛排,没去西雅图之前,几乎从不会做,也对国内超市的牛排实在是望而却步。餐馆的牛排也好,总觉得既难看,又难吃,各种调料加着,甚至还有汁。等一个人的生活开始,尝试了去超市买牛排煎,才自得一番风味。跟penny调侃,也是觉得学会了一门很重要的手艺。然后今天在北京,开始用之前西雅图的方法做,发现口味还不错。

喝酒之前,大抵受到现实生活或者影视上的场景影响,以为酒很好喝,就跟糖水饮料一样,于是开口便发现不好喝。然后渐渐的发现,不好喝但其实喝的不是味道,是氛围心态。渐渐的发现酒没那么难喝,甚至有时候开始想象喝酒的放松和缓慢节奏。然后开始渐渐明白喝酒之味在酒外。就跟喝茶一样,看似越喝越醉,其实是越喝越清醒。人生也如品酒,经历的越多,体会的越多,便感受的越多,学习的越多,便越有意义和乐趣。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lengerfull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