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到对歌德的这个评价,确实有意思,总有种‘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之感。尤其是那句,“对于歌德而言,女性象征着人类的美好与光明,这种对于女性的欣赏,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浮士德的那句呐喊,季羡林的那段日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有两个灵魂在我胸中,他们总想分道扬镳;一个怀着一种强烈的情欲,以它的卷须紧紧攀附着现世;另一个却拼命要脱离尘俗,高飞到崇高的先辈居地。”

@lengerfull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