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term or short term

这么多年过去,对有些事情的认识有了转变,也有些事情还是几十年没变。比如自我消耗,自我循环这种体会和感觉似乎一直没有变过。有所变化的是,最近一些认识从开始的悲观主义变成了乐观主义。开始相信有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并不是忘却,而是真的有所改变。

有两件事是我现在最厌恶,在我身上还不断发生的:

  • 每天下班回家就想通过喝酒来结束一天的工作,找到一种临时的短暂的消遣方式。要不就是各种奶头乐,不然就感觉一天并未结束。

这种迷失其实不是因为别的,就是没有一种long term的目标让你想到就很美好,然后在每天晚上期待着第二天的阳光。假设通过坚持每天早上早起跑步的生活方式,晚睡时候是想着第二天的锻炼,来提高身材体质的方式能否对此有所改变?

  • 没有规律的健身,邋遢的自我管理和个人形象,跟我的长期目标背道而驰。

不修边幅,不注重形象。以前以为这东西不重要,我又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现在越来越发现,其实一个清爽和干练的形象恰恰不是为了给别人看,反而是为了自己,让自己对自己的状态自我感觉良好,从而更加的自信和有动力。

但是每次想到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就会被自己的另一个问题给问倒: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长期获得什么?可能在十年前我能回答出这个问题,但是渐渐地,人到中年,这个问题反而回答不出来了。想想是多么的可笑。不是吗?我这是舍近求远?缘木求鱼?工作能给我获得融入social的心里踏实感,能给我cash flow,能给我和家庭一个缓冲。但是它不能给我现在逃避的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公司这么多人每天都在很有激情的上班工作,唯独我陷入了困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或者说的更直白点,我找不到快乐,让我想想就开心的东西?是我要求的太多了?又想到了荷尔德林的那句:人,诗意的栖居。追求内心的宁静与安详,这个是不是才是我真正想要追求的东西?

“数米计薪,日以挫其志气,仰视天而不知其高,俯视地而不知其厚,虽觉如梦,虽视如盲,虽勤动其四体而心不灵”。这类人往往迷于名利,与世沉浮,心里没有源头活水,他们的大病是生命的干枯,也即“生命的机械化”。

或者这么说,如果没有对生活美学的追求,在生活中体会不到美,那就感觉生命是干枯的。这种东西并不是给自己设定一个长久目标就能实现的,反而是努力把美学融入到生活,生命之中,融入到每一天,感受美,体会美,然后就感觉灵魂是滋润的,内心是宁静与安详的。

“最能改善人的气质的莫过对各种诗歌美,绘画美、音乐美的研究,她使人产生一种怡人的忧郁感,这种情感最能与他人为善,与他人为友。”

海德格尔在倡导“诗意的栖居”这一存在的至高境界时,其中的“诗”所具有的内涵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文学之“诗”了。而是一种被海氏提升了很高层次的、具有哲学意味的“诗”。这里的“诗”除了包含文学审美意义上的诗意之外,更包括了人的主观能动的构筑和创造。这是人得以实现人生自我价值存在的重要途径。

我似乎找到了我为啥感觉生活没有目标了,就是少了诗意,少了生活美学的灌输。

December 30, 2022

但是今天当我重新看上面这些话的时候,又觉得并不是如此。觉得有了生活美学就能够让自己更加开心,其实并非如此。情感缺失可能才是最致命的。没有动力,没有激情,死水一潭。但是不自觉的又会在想,哪个是因,哪个是果?会不会我一直把因果给弄颠倒了。是因为死水一潭,然后觉得没有激情?还是因为没有激情,所以导致了死水一潭。这个是个好问题,但有一点很确认,就是我的生活哲学就是南辕北辙,一直从未正面迎接困难和敌人。

想着想着,就会陷入一种虚无主义的怪圈。总感觉周围的生活本身大部分时候都是平淡无激情,甚至让人感觉没有意义。我觉得本质上是自己不愿意去体验新鲜的事物或者是接触新鲜的人和事。所以,人活着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呢?看不透生老病死生死轮回,看不透人情冷暖,还是活着本身就是意义。孔子说四十而不惑,不知道这有多少人能做到,但于我自己来说,感觉很难。

@lengerfulluse